沈惊晚谢彦辞女将军战死沙场(沈惊晚谢彦辞)完本完结小说_热门网络小说沈惊晚谢彦辞女将军战死沙场(沈惊晚谢彦辞)

《沈惊晚谢彦辞女将军战死沙场》,是作者大大“七七很凄凄”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沈惊晚谢彦辞。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她死了。死在满是硝烟的战场上,死于楚国与羌国的最后一战。远处传来将士们撕心裂肺的呼喊:“将军,将军,我们胜了!楚国大捷,黎明将现。她躺在死人堆里,心脏被利箭洞穿,鼻尖尽是血腥气弥漫。她倾尽全力保全了家族世代忠魂之名。闭上眼的最后一刻,她看着落下来的雪花,脑海里骤然闪过他的脸。——恭喜你,你自由了………

点击阅读全文

沈惊晚谢彦辞女将军战死沙场

沈惊晚谢彦辞女将军战死沙场》,是作者大大“七七很凄凄”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沈惊晚谢彦辞。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我路过的时候问了哥哥,好像是………楚国皇帝的弟弟,永安王谢彦辞!”乍然听见这名字,沈惊晚手一抖,怔在原地……不过如今的沈惊晚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一整个心都系在谢彦辞身上的傻姑娘,所以只是一瞬波澜,她又恢复平静。她状似无意地随口一问:“是吗?什么病?”天真的小铃销对她的情绪变化一无所知。“这就不知道了,…

沈惊晚谢彦辞女将军战死沙场 精彩章节试读

她哥哥最近跟着太子办公,知道的消息不少。

许久没听到故国的消息,沈惊晚心里一紧。

但她面上却不动声色:“我们不是与楚国泛泛之交,他们来干什么?”

楚国地处繁华的九州中原,而南越则是靠近南边,神秘又独特。

上官铃在她身旁坐下,晃了晃脚,“据说是来求医的,找南农王爷。”

沈惊晚心下了然,药圣南农

是南越国当今王上的弟弟,不过

因他自身名声太响又不透露身份,所以许多人不知道他也是南越的王爷。

原身南词昏迷时,南农也赶

了回来,不过却说她的昏迷不是因病所致,所以他无能为力。

沈惊晚撒了把鱼食进一旁的鱼塘,漫不经心道:“是谁重病?竟这么大费周章找过来?”

上官铃觉得公主醒来时还好,渐渐许多地方大变,与从前判若两人,但是王上和太子都不在意,父亲更是嘱咐她不要多话,只要陪伴好公主即可,所以她拿起桌上的点心咬了一口。

“我路过的时候问了哥哥,好像是………楚国皇帝的弟弟,永安王谢彦辞!”

乍然听见这名字,沈惊晚手一抖,怔在原地……

不过如今的沈惊晚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一整个心都系在谢彦辞身上的傻姑娘,所以只是一瞬波澜,她又恢复平静。

她状似无意地随口一问:“是吗?什么病?”

天真的小铃销对她的情绪变化一无所知。

“这就不知道了,公主,我们今天出去玩吗?”

沈惊晚摸了摸她的头:“我还要去给父王请安,改日吧!”

小铃销失落一瞬,又扬起笑脸:“那公主,我明天来给你带新的话本子!?

送走小铃销,沈惊晚整理了

一下裙摆,往南越王的宫殿走

去。

宫殿里,不止南越王南晟

在,南农也在。

或许是南越王室的基因问题,这两人一个四十多岁,一个年近四十,却依然都是一副三十

来岁的翩翩美男子形象。

沈惊晚行了礼,扬起一个笑脸:“父王,小叔。”

南农不愿受这王室身份束缚,故此小辈一向只按辈分唤一声小叔。

南晟看见她,露出一个灿烂笑脸:“乖女,快来,今天好点了没?”

要说还有一个令沈惊晚意想不到的,便是南越王的性格,似乎有些格外的……•跳脱。

犹记得她醒来那日,这位父王一冲进寝殿便是眼泪朦胧地一把将她搂在怀里。

“父王的心肝,你再不醒来,父王也活不下去了!”

倒是太子稳重得多,一边关心妹妹,一边还得安抚老父亲的激动情绪。

经过许久的相处,沈惊晚已经是摸清了众人性格。

她原也是张扬肆意的性子,却在永安王府那日复一日的隐忍中被谢彦辞一点点磨去棱角。

既用了南词的身体复活,她便该代她承受一切。

一开始,她努力琢磨着原身的性子与她的亲人相处,却不成想,以前的小公主根本毫无性子。

渐渐的,沈惊晚便流露出自己的性格。

“父王,这都多久了,儿臣本来就没事儿,您别担心。”

药圣南农气质就显得清尘脱俗许多,他脸上也露出笑意:“放心,经过我的调养,小词儿现在的身体好得很,这性子也是活泼了许多。”

沈惊晚心中一顿,又听南晟道:“苦海大师不是说了灵智已开吗,虽然以前呆呆的也很可爱,不过总担心孤的小词儿被人

欺负,如今这样伶俐些更像孤了。

众人打了招呼,南晟道:“今日楚国皇室来人,宫里办晚宴,小词儿要跟父王一起去吗?”

沈沈惊晚疑惑道:“我可以去?!

南晟扬眉:“你可是孤最爱的公主,想去哪里去不得,之前不让你出去只是担心你没养好身体怕那些人沖撞了你。”

沈惊晚从小就跟着哥哥在战场上长大,还从未好好感受过父母长辈的宠爱。

不过这半年下来,她也不再如一开始那般受宠若惊。

她挽佳南晟的胳膊,宛如一个好奇的小姑娘撒娇:“那父王带我一起。

南晟开怀大笑:“好好好,让他们看看我们南越国的明珠。”

也顺便在众臣面前证明一番。

以往南词性子有些呆又怕人,故此从不出现在盛大场合。

别以为他不知晓,有些混球面上不说,心里肯定嘲笑他的小词儿是个傻子。

沈惊晚亦笑,心里却琢磨,她总要找机会回趟楚国看看沈靖的,顺便搞清楚自己的身世之谜。

若是能将南农拐回去治好沈靖,她也算了却最后一桩心事,从此以后便安心陪在南词的亲人身边。

是夜,南越王宫灯火辉煌,觥筹交错。

大殿门口突然有响亮的声音道:“南词公主到!”

一袭曳地红衣的沈惊晚姗姗来迟,就在她跨进大殿的瞬间。

南越王下首右座,一名身着玄色衣衫,长相芝兰玉树的俊美男子抬眸,随即淡漠神色一变,手中酒杯啪的一声,掉落在地。

他不可置信地喃喃道:“阿晚.……

同一时刻,沈惊晚也看清了那名男子的脸,她悚然一惊。

谢彦辞?怎么会是他?

小铃铛不是说他重病了吗?

半年未见,他确实消瘦了许多,脸上的轮廓锁利得惊人,气质也有些阴郁,可怎么看都不到重病的程度。

但沈惊晚也只是一瞬怔忪,随后立时露出完美无缺的灿烂笑容行礼。

她对谢彦辞的所有情与爱,早已在她死后那半月被磨得不剩分毫。

经过这半年,她更是俨然将自已当成了南词公主,与从前一切再无关系。”

小说《沈惊晚谢彦辞女将军战死沙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3日 am10:35
下一篇 2024年2月13日 am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