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惊晚谢彦辞永安王府沈惊晚谢彦辞最热门小说排行榜_免费小说沈惊晚谢彦辞永安王府(沈惊晚谢彦辞)

沈惊晚谢彦辞是《沈惊晚谢彦辞永安王府》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七七很凄凄”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她死了。死在满是硝烟的战场上,死于楚国与羌国的最后一战。远处传来将士们撕心裂肺的呼喊:“将军,将军,我们胜了!楚国大捷,黎明将现。她躺在死人堆里,心脏被利箭洞穿,鼻尖尽是血腥气弥漫。她倾尽全力保全了家族世代忠魂之名。闭上眼的最后一刻,她看着落下来的雪花,脑海里骤然闪过他的脸。——恭喜你,你自由了………

点击阅读全文

沈惊晚谢彦辞永安王府

穿越重生沈惊晚谢彦辞永安王府》是作者““七七很凄凄”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沈惊晚谢彦辞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她当初也曾有过这样天真的愿景。成亲没多久,为了求得谢彦辞的一缕头发,她向大楚第一琴姬求艺制琴,拿惯长枪的手被磨得鲜血淋漓,琴却被谢彦辞一剑斩断。后来又向面圣百里衡求一幅墨宝想送给谢彦辞,却被百里衡断然拒绝,说她根本不懂得自己画的含义。这让她成为整个盛京的笑话…

在线试读

似乎还觉得不够,谢彦辞强调似的补充:“莫说心动,就算她死在我眼前,我也不会有片刻动容!”

话落,谢玄浓黑瞳仁里溢出无尽怒意。

“混账,你根本不知道她为你付出了多少!”

天子一怒,帝王威严如雷霆般压下。

谢彦辞识相地沉默。

谢玄见状却越发来气。

“好,好得很!”

〝既如此,等她回来,我就让你们俩和离!

闻言,谢彦辞浑身一僵,他抿紧唇似是想说什么,但最终却是拱手行礼道。“多谢皇兄!”

谢玄顿佳,气得挤出一句话:“滚出去!”

谢彦辞紧了紧手,终于转身告退。

沈惊晚一路跟着,看着谢彦辞黑沉的神情,忍不住疑惑。

“谢彦辞,这不是你一直所想,得偿所愿不应该高兴吗,怎么还沉着个脸?”

谢彦辞回到王府时,苏清荷还未离去。

谢彦辞不由皱起眉,不轻不重地道:“我不是安排人送你回府?”

苏清荷敏锐地察觉到谢彦辞心情不悦,温柔叉担忧地道:“陛下这么晚召你入宫,我担心你,陛下….…是不是不愿让你娶我?”

越发烦闷。

谢彦辞想到皇兄的话,心中苏清荷以为自己言中,声音凄切。

“不能做王爷的结发妻子,是妾一生的遗憾,现在就连想陪在王爷身边这微小的心愿亦无法成全吗?”

谢彦辞缓了神色:“别多想,婚期不会变,你早点回去休息。”

苏清荷这才放心离开。

沈惊晚看着她的背影,想着她那句“结发妻子”,眼中酸涩。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她当初也曾有过这样天真的愿景。成亲没多久,为了求得谢彦辞的一缕头发,她向大楚第一琴姬求艺制琴,拿惯长枪的手被磨得鲜血淋漓,琴却被谢彦辞一剑斩断。

后来又向面圣百里衡求一幅墨宝想送给谢彦辞,却被百里衡断然拒绝,说她根本不懂得自己画的含义。

这让她成为整个盛京的笑话。

直到最后,谢彦辞如赏赐般

扔给她一束发丝,她如获至宝,将那缕头发与自己的青丝交缠放进香囊。

直到死,那香囊都被她妥站地珍藏在怀中。

谢彦辞入寝后,沈惊晚在一旁盯着他看了许久。

睡着的谢彦辞少了几分凌厉,那薄唇也不再吐出伤人话语。

沈惊晚轻声道:“当初你愿与我结发,是不是证明对我也曾有过怜惜。”

她自然得不到答案.……

月华如水,沈惊晚起身走到廊下。

却见守在门外的卢风神色怜悯低声自语。

“王妃,你若是知道你当初费尽心思求来的只是街边一个乞丐的头发,你该多难过。”

沈惊晚整个人蓦地僵住!尽管只是一缕幽魂,她却感觉自己似乎被月光冻成了冰。

她的心似乎又开始密密麻麻疼起来,那疼痛绵长而持久,如千万只虫在不停啃噬。

远胜当初心脏被利箭洞穿。

没两日,谢彦辞奉皇帝圣命前往东岳山为边疆战事祈福。

东岳山下,沈惊晚看见这熟悉的地方,感慨万千。

谢彦辞刚下马,便看见一对老夫妻相携,一步一跑,颤巍着往山上而去。

他看了半晌,问一旁迎接的东岳观观主:“他们这是在作何?”

观主轻声解释:“我东岳山有一条出名的传说,据说一跪一叩首,诚心跪完这万级台阶,所求之事便可实现。”

“不过万级台阶跪下来可会要半条命,所以甚少有人能完成。”

谢彦辞蹙肩:“那他们为何还跪?”

观主叹息一声:“这对老夫妻儿子上了战场,两人这是来求儿子平安,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谢彦辞沉默片刻,内心隐隐触动。

突然,观主身后一道童开口:“这算什么,五年前,有一个女子为求危在旦夕的心上人平安,在这万级阶梯上整整叩首了九遍。”

“我看她那不是求神,是想以命換命。”

卢风惊叹开口:“世间竟有如此痴情女子,那女子叫什么名字?”

就连谢彦辞亦忍不佳停下脚步。那道童仰头回想片刻。

“似平是姓沈,叫…..沈倞晚!”

身为故事中的主角,沈惊晚遥遥望着万级阶梯,悲凉叉苦涩地一笑。

耳边传来卢风惊异的声音:“五年前,那不是爷您被叛徒偷袭误入西南密林,重伤垂危的时候吗?”

沈惊晚忍不佳望向谢彦辞,却见谢彦辞面无表情地沉默良久。

而后他眼眸暗沉地发出一声嘲讽。

“清荷不顾安危从死林里救出我,而她却只会做这些愚蠢的无用功,这就是区别。”

而她却只会做这些愚蠢的无用功,这就是区别。”

沈惊晚只感觉呼啸山风从自己几近破碎的魂体中穿过。

席卷走了她最后一点温度。

谢彦辞跨步往台阶上走去,沈惊晚只如一抹被牵引的幽魂,木然地跟随他往上而去。

看着这一级一级仿佛没有尽头的台阶,沈惊晚回想起自己当初来此跎拜时那焦急的心情。

每跪一阶,她便祈愿一次谢彦辞平安无恙,岁岁长安。

现在想来,真是傻的可笑,蠢得可怜。

沈惊晚蓦地生出一丝悔意.如果那年跟哥哥回盛京述职,她没遇见谢彦辞该多好。

遇见他的那一刻,自己的生命就仿佛被谱成了一章残酷的乐曲。

几日后,谢彦辞祈福完牛回京。

回程路上,沈惊晚就见谢彦辞从头到尾都冷着脸。

似乎是从那日听见她的名字后,谢彦辞就一直情绪不虞。

小说《沈惊晚谢彦辞永安王府》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3日 am10:38
下一篇 2024年2月13日 am1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