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小说我妙龄女神经开局神级修罗场小说(黎漾楼弃)_我妙龄女神经开局神级修罗场小说黎漾楼弃好看的完结小说

《我妙龄女神经开局神级修罗场小说》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黎漾楼弃是作者“乱撞的小熊”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谁懂啊!穿书穿到了全员反派的宗门里?大师兄是个外表冰冷不苟言笑的内卷天才符修,遇到我之后,他手持极品符笔,在别人脑门上悠哉游哉的画起了小王八。二师姐被称“修真界灭绝师太”,手持长剑勇往直前,整天只知道打架,打架。我加入之后,她从战士转职做了司机,拎着师妹就是一个熟练跑路。三师兄是美人剑修,洁癖严重,眼里瞧不得脏东西,捡起师妹就洗,崩溃发疯:“洗不完,根本洗不完。”自打本姑娘加入之后,满门反派人设崩塌,不是在给师妹擦屁股,就是在给师妹擦屁股的路上一去不返……以一己之力把全族反派角色都给洗白白了!…

点击阅读全文

我妙龄女神经开局神级修罗场小说

黎漾楼弃为主角的小说推荐我妙龄女神经开局神级修罗场小说》,是由网文大神“乱撞的小熊”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化作红色的繁星点点,萦绕在二人之间。黎漾被剑气的余波打的后退好几米,揉了揉酸痛的肩。呵呵哒。不用问,她能猜到来人是谁…

在线试读

夜里的御风宗很安静。

一溜排的小院中,只有楼弃的院落是亮着光的。

出门看到这样的画面,黎漾竟然还有些欣慰。

这个宗门的人虽然多少都沾了点毛病,但至少不是很卷,除了楼弃之外的其他人都会自己独立睡觉觉。

但事实上,黎漾前脚刚夸完,马上就被打脸了。

刚走出小院的门,一道炙热的剑气就朝着她面门直直袭了过来。

黎漾:“……麻蛋!”

少女转了个身,裙角翻飞,灵活的运行金刚诀的第一式

好在反应的快,那道剑气触碰在她无形的龟壳之上,“叮”的一声,剑气碎裂。

化作红色的繁星点点,萦绕在二人之间。

黎漾被剑气的余波打的后退好几米,揉了揉酸痛的肩。

呵呵哒。

不用问,她能猜到来人是谁。

是个红衣女剑修,长的乖巧可人,眼眸闪闪发亮,笑起来时脸颊上有一个浅浅的小梨涡。

“你就是新来的小师妹吧!”

庄楚然兴致勃勃的上下打量:“筑基期,竟然能毫发无伤的挡下我一招,师尊挑人的眼光确实不错。”

她在这里等了好久了。

看里面没有修炼的气息,以为是新来的师妹太累睡着了,甚至很有礼貌的没有闯进来。

黎漾看了看天色。

嗯……应该刚到寅时,凌晨三点。

她甚至想象到了画面。

一个大活人蹲在她的院子口,眼巴巴的等着她出来。

然后在她出来之后,揍屎她……

庄楚然是个自来熟的疯狗,凑过来闻闻她的气息。

下一句,便是书里她最常说的台词:“小师妹,我们打一架吧!”

黎漾:“……”

黎漾想起白玉之前的嘱咐,再看看一心只想干架的庄楚然。

她揉揉脑袋。

跪是不可能跪的,她这个王八最有尊严。

黎漾一掐胳膊眼泪汪汪:“二师姐想打我的话,就打吧……”

庄楚然:“?”

面前的少女按住她的手,将惊鸿剑横在脖子上,眼睛一闭就是想死:“二师姐,你动手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她手抖了抖,剑刃往外挪了一丢丢。

“为什么?”庄楚然表示不理解。

黎漾楚楚可怜,流下一滴泪:“我自幼父母双亡无依无靠,一个人流浪苟存,前些日子我遇到两个变态,他们为了得到我的身体大打出手,我拼命的逃,逃了五天五夜……”

“五天啊……”黎漾咆哮:“你知道这五天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庄楚然被说愣了,久久未曾回复。

黎漾抬手擦擦眼泪:“好不容易逃过两个变态,结果又遇见了师尊,他就是个骗子啊,他把我骗到这里也不给我吃饭。”

“我本来打算找个高一点的地方跳下去一了了之,既然二师姐你来了,你就帮忙杀了我吧,我不想活了。”

庄楚然从没见过主动求死的人,一时间忘记她那个诡异的可以挡住她剑气的功法,吓的赶紧把惊鸿剑藏在身后,小声劝说:“不至于不至于,小师妹,师尊这个人只是脑子有点问题,他绝对不是故意想要坑害你的。”

黎漾余光扫了一下惊鸿剑。

剑周身的凛冽杀气已经被撤去了。

她撇了撇嘴,“哇”哭的更大声:“可是我好饿啊,御风宗没有吃的,他们不给我吃饭……”

庄楚然第一见到因为没饭不想活的人,赶紧翻翻芥子袋,拿出一瓶辟谷丹,颤巍巍的递给她。

黎漾哭着拒绝:“我不要吃辟谷丹。”

她立刻把装辟谷丹的瓶子莫得感情往旁边一丢,低声哄着她:“那你想吃什么?”

少女眼眸红红的,样子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我白天的时候看到鸡了。”

徐司青这个人没什么大爱好,就喜欢养几个小宠物。

她跟着白玉飞了一圈,印象最深的就是灵兽峰脚下散养的十几只长尾锦鸡。

庄楚然的脸肉眼可见的抖了抖,很是为难:“这……小师妹,师尊的鸡吃不得啊……”

长尾锦鸡是筑基期妖兽。

她去抓几只倒是没问题,不过妖兽身体里蕴含的灵气太烈太强,不会有人去吃的。

庄楚然担心这个小师妹没被自己砍死,就被强大的灵气折磨撑死了。

黎漾泪眼朦胧的盯着她,可怜的吸了吸鼻子,丹田一沉,又“哇”的哭出声。

庄楚然:“……”

……

夜里的御风宗,嗯……也不是很安静。

灵兽峰脚下一阵鸡飞狗跳。

庄楚然面无表情的提着惊鸿剑。

这是她的本命灵剑,是她出生时就出现在她身边的。

剑修一生只能契约一把本命剑,对每个剑修来说,本命剑都格外重要。

至少庄楚然知道的剑修里,从未有人像她一样出生就拥有本命剑,其他人都是后天契约的。

她一向以这把惊鸿剑为傲。

这是她第一次用惊鸿剑,额……杀鸡。

长尾锦鸡的肉身较硬,她怕黎漾处理不好,还十分好心的帮她拔了鸡毛。

直到惊鸿剑上贴了好几十片的沾血鸡毛,庄楚然终于将长尾锦鸡处理成一只秃毛死鸡,黑着脸递给黎漾:“给你,吃了就不许再哭了。”

在她拔鸡毛的时候,黎漾已经乖巧架好火。

没有什么工具,黎漾只能烤鸡,她找了一个树枝,拔干净树皮,往鸡屁股里面一插。

“啪嗒”树枝断了。

长尾锦鸡的肉很硬,普通树枝插不进去。

她没有玄剑,只能望向庄楚然的惊鸿剑,可怜巴巴的仰着脸看她。

盯~

庄楚然:“……”

惊鸿剑这辈子都没想过,它能杀鸡,能拔鸡毛,还能插鸡屁股烤鸡。

庄楚然坐在火堆边上,两条腿蜷缩住用手臂圈起来,默默开始怀疑人生。

黎漾凑过去和她贴贴:“二师姐,你真好,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了。”

庄楚然一怔,好看的脸上浮现出一层浅浅的红晕。

女子按住她胡作非为的脑袋,故作冷静:“这整个御风宗,整个修真界,我碰到的人无一不二的不说我是个疯子,你倒是稀奇。”

“二师姐一点也不疯。”黎漾认认真真的回答:“是那些人不懂事,剑修本就应该一无所畏的勇往之前,不好战些怎么配做剑修?”

庄楚然杏眼瞳孔放大,火光有那么一瞬映了进来。

黎漾甚至还从容的给她画了个大饼:“可惜我现在太弱了,不能让二师姐尽兴,二师姐,你等我什么时候变得很强很强,可以与你有一战之力,一定陪你打个痛快。”

她盯着她片刻,扭过头:“你的鸡熟了。”

不得不说,长尾锦鸡是真的香。

这种吃灵植长大的鸡,肉质肥美,烤起来灵力波动很浓烈。

可惜没有孜然辣椒粉,不然她会更开心。

这种情况也不是挑剔的时候,她真的饿了,馋了。

黎漾扯下一个大鸡腿,拿惊鸿剑插好之后乖巧懂事的递给庄楚然:“二师姐,给你。”

庄楚然看到油光锃亮的惊鸿剑:“……谢谢啊”

她接下鸡腿,不忘提醒:“你少吃一些,吃多了会不舒服……”

话还没说完,女子注意到黎漾一手鸡腿一手鸡翅,嗷呜嗷呜大口啃食。

吃的那叫一个自由自在,任性妄为。

庄楚然惊:“你不会难受吗?”

少女吃的腮帮子鼓鼓,闻言歪了歪脑袋:“为什么难受?”

她默了默,低头撕下一小块鸡腿肉送进嘴里。

嗯,挺香的。

但光吃了一口,就能感觉到从鸡身涌出的灵力,在经脉乱窜。

妖兽的灵力和修士的是不一样的,妖兽肉里的灵力虽更浓郁,但也更加暴躁,烈性,且并不纯粹。

庄楚然觉得自己不能吃了。

反观黎漾吃的很香,真是饿的久了,像冲破栅栏的猪,吭哧吭哧埋头就是吃。

吃掉的灵力畅通无阻的聚集进了体内。

“嗯?”庄楚然注意到,低声自言自语:“小师妹修为低些,但竟然能靠吃妖兽来吸收灵力,看这吸收的速度,灵根起码也是个极品。”

庄楚然眼睁睁看着黎漾将烤鸡吃干净。

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嘴:“你……有没有什么感觉?”没感觉到很难受吗?

“有一点!”

黎漾拍拍肚子,认真回答:“我没吃饱。”

庄楚然:“……那我再帮你抓一只?”

她摇摇头,无比自信的伸出三根手指头:“再来三只!”

庄楚然:“……”

*

天刚微亮。

徐司青日常到灵兽峰看望他散养的宝贝灵兽。

刚到山脚下,他嗅到一股喷香喷香的灵气。

徐司青愣了愣:“一定是楼弃又在烤我的冥甲龟了。”

然而下一秒,一根鸡毛掉在他脸上。

徐司青一抬头,便看到庄楚然踩着惊鸿剑,漫山遍野的抓鸡。

而刚刚收的小徒弟站在离这里不远的位置,一手一个鸡腿,在下面像跳大神一样的鼓励着她。

“二师姐加油!”

“二师姐最棒!”

“师姐勇敢飞,师妹永相随。”

这幅画面刻骨铭心。

他视线向下,望着黎漾脚底的鸡骨头和鸡毛,呼吸停滞住了几秒。

明明前一秒,徐司青还在为自己收了一个看起来很乖很正常的弟子而感到沾沾自喜。

下一秒,整个御风宗都能听到他们宗主的惨叫声。

小说《我妙龄女神经开局神级修罗场小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3日 am10:46
下一篇 2024年2月13日 am1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