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热文最新热门小说渣夫算计要我命?我转身嫁他小叔(顾晚枝宋闻峥)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最新热门小说渣夫算计要我命?我转身嫁他小叔》全本阅读

热门新书《渣夫算计要我命?我转身嫁他小叔》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五十弦”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截取如下:可惜宋闻峥这位表叔自幼便是个冷心冷情的,几岁上就去了一家道观修行,与旁人素来都不亲近。不过他自幼博闻强记,聪慧过人,三年前,他从道观回来,十六岁初次下场去科举,竟连中三元。最后因他长相过于俊美,圣上便只点了探花之名!他可是大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探花郎,中举后很得圣上看中,立即越级就任了从六品的工部员外…

点击阅读全文

渣夫算计要我命?我转身嫁他小叔

渣夫算计要我命?我转身嫁他小叔》又名《闻枝》由五十弦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古代言情、甜宠、宫斗宅斗、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顾晚枝所吸引,目前渣夫算计要我命?我转身嫁他小叔这本书最新章节第285章 大结局(二),渣夫算计要我命?我转身嫁他小叔目前已写600837字,渣夫算计要我命?我转身嫁他小叔,顾晚枝宋闻峥,古代言情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一、作品介绍

《渣夫算计要我命?我转身嫁他小叔》小说是网络作者五十弦的倾心力作,主角是顾晚枝。主要讲述了:她有些不适,除了见到江氏的那种恶心感,还有无法忽略的,靳远书那紧盯的、宛如毒蛇一般的目光出了院子到无人之处她才觉得好些没走几步,就听得身后传来小声呼喊,“顾三姑娘请留步!”靳远书大步跨到她身后,见四下无人,便道:“顾三姑娘,怎得看到靳某便跑?”顾晚枝深吸一口气,回头道:“靳公子,不,姐夫,请你慎言”姐夫二字让靳远书瞬间变了脸色,“若非三姑娘算计,我怎么会成你姐夫?我该是你夫君才是!”冬至皱着…

二、书友评价

读的很费劲,故事可以就是作者写作能力不太行

天天写女主来癸水,天天写。莫名其妙。本书名应叫《大姨妈记》

结尾太仓促,匆匆交代,像是写观后感[捂脸]

三、热门章节

第44章 看不出来你家大人是对那顾三姑娘有意

第45章 卖身葬父

第46章 指不定还能生个小世子

第47章 梦见、梦见大哥他被……

第48章 茶水里被人下了浓浓的催欲药

四、作品试读

论起来,靳远书与宋闻峥是拐着弯的亲戚。

靳家原本只是城东的一户普通人家,后来他父亲做了官才搬走。

靳远书母亲的表舅,入赘到了同样普通的宋家,那时候宋闻峥的父亲只是个抄书卖书的。表舅的妻子,也就是他的舅祖母多年未孕,直到十九年前才生下宋闻峥。

可惜宋闻峥这位表叔自幼便是个冷心冷情的,几岁上就去了一家道观修行,与旁人素来都不亲近。

不过他自幼博闻强记,聪慧过人,三年前,他从道观回来,十六岁初次下场去科举,竟连中三元。

最后因他长相过于俊美,圣上便只点了探花之名!

他可是大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探花郎,中举后很得圣上看中,立即越级就任了从六品的工部员外郎,实乃天纵英才!

一时间小小宋家也风光无量,拜访之人络绎不绝,门庭若市。

可朝中却突然传出宋闻峥触怒龙颜的消息,又被卸了官服赶出宫来,舅祖父也因病去世了。

触怒龙颜,不死便是万幸……

自此他在家赋闲几月,便独自出门游历去了,宋家也是门可罗雀,冷淡不已,还有人连过路都要唾骂几声。

说是游历,实则是避祸吧。这时候回来,别说做官了,恐怕连面都不敢露。

感觉到晦气的同时,靳远书竟暗自觉的有些高兴。

他自幼就活在宋闻峥的才名之下,没有宋闻峥在京城的这三年,他过的可舒服多了。

任他宋闻峥天才英姿又如何?如今还不是一介白身,且没有书院做依托。

就算是想再下场科举,恐怕也找不到官员替他担保。

宋闻峥,再也越不过他去!

*

文忠伯府。

初秋微凉的夜风徐徐吹过,等吹到祠堂里时顿时变得阴冷可怖。

祠堂里摆着顾家先辈数十个牌位,上上下下齐整整几排,宛若一道高耸城墙。

顾书榆就跪在这墙下,跪的端端正正,安安静静。

从延寿堂出来后,她脸上涂了些药便被带来这里跪着。

膝盖早已僵硬,看着上头的一个个牌位,顾书榆心中窜起熊熊怒火。

已是在心里将某人烧干烧尽了!

顾晚枝丝毫不知自己被记恨的如此彻底,她从一开始就想不通顾书榆为何要害自己。

若说嫉妒,大房长辈都在身边,她又有祖母偏宠,有才学有名声,还有不错的婚事,她不至于嫉妒自己这个父亲不在身边的可怜虫。

大房最不顺心的,也只有大伯的高姨娘,还有高姨娘所生的庶长兄和庶女了。

庶女便是二姐顾书芮,庶长兄是与靳远书同在青阳书院读书的顾行晖。

文忠伯府两房五个孩子,大房四个,二房却只有自己一个。

外祖父是金陵富商,母亲是家中幼女,自幼备受宠爱,从不过问经商理财事宜,也从未感受过后宅争斗,最是单纯。

若不是父亲当年去江浙平乱时无意相遇,二人一见倾心,母亲绝不会嫁到此处来的。

成亲后母亲很快生了自己,可却再没动静了。

这也是祖母不喜母亲的最重要的原因,她总觉得母亲自己生不了,还不张罗着给父亲纳妾,仿佛是违背了什么天大的道理。

记忆中,母亲便常被出身清贵人家的大伯母挤兑,被祖母话里话外的挑刺。

好在这几日大伯母回娘家侍疾去了,否则今天她定会揪着母亲闯进延寿堂一事说上半天。

“姑娘,咱们回院子还是?”阿满问道。

思忖间,顾晚枝才发觉自己已经走到了岔路口。

“去母亲那儿吧。”

方才从延寿堂出来,母亲便急急的回了院子去,想来是身子不爽利,她得去看看。

到了陈氏所居的菡萏院,刚一进门,顾晚枝就闻到了小厨房那边飘来的味道。

久违的熟悉的味道,这是……

忽的,陈氏从她的小厨房里冒冒失失跑了出来,手里还端了个盘子。

大丫鬟香云从她身后跟来,“夫人!您慢着些,当心东西撒了!”

“慢不得!晚姐儿就要用午膳了,我将这饼送去,好让她吃的高兴。”

陈氏只顾着看饼,险些撞上了人。

一抬头,眼露惊喜:“诶?晚姐儿?你怎么没回院子里去?”

“母亲,”重生后第一次与母亲面对面,顾晚枝竟觉得有话说不出。

“是不是饿了?”陈氏献宝似的捧起盘子给她看,“你爱吃的蟹壳黄烧饼,母亲刚做好的,快尝尝。”

精致瓷盘上的烧饼排列整齐,还散发着热气,澄黄的饼皮和粒粒分明的芝麻色泽诱人。

小小的几个饼,要费不少功夫,母亲身子还不爽利,却还为她做了饼……顾晚枝拿起饼咬了一口,思绪渐渐飞到儿时。

自她会吃饭起,母亲就常做这饼给她吃。

那时候父亲官位尚低,仍常在家中,会引着她像模像样的学几个动作,即使不受祖母喜爱,一家三口在小院子里也过的其乐融融……

可是前世的她,却亲手将这样的幸福打碎……倔强的嫁给靳远书,远离父母,四处为靳远书求取官职,连累父亲被弹劾,母亲也因担心她而整日的哭泣……

“晚姐儿?晚姐儿?这是怎得了,怎么哭了?”

“什么?”

回过神来,顾晚枝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落了泪,眼中蒙上了一层浓浓的雾气。

陈氏有些慌乱,急忙拿起一块烧饼仔细看,“是不是嫌这饼烧的太过了?都怪我,要不我再给你烤些新的?”

香云在后面道:“三姑娘可别怪夫人!正烤着饼呢,一听到您受罚的消息,夫人连忙就奔去了延寿堂,又急急地跑回来看着火候,就怕烤的不好吃。”

“好了好了,少说!”陈氏制止了香云。

她想给顾晚枝擦眼泪,可手上还托着盘子,正手忙脚乱的,却见女儿一把扑进自己怀里,搂住了自己的腰。

“母亲,女儿以后定会对您好好的!您一定要和父亲恩恩爱爱,长命百岁!”

诶?

陈氏两手僵在原地,她又疑惑了,女儿到底是怎的了?

今日接连震惊她两次了!

但她还是高兴的,这孩子许久没这么跟自己亲近过了,她落下手来,轻轻地用胳膊在女儿后背拍了拍:“好姑娘,母亲会的。”

“母亲,女儿可以同您一起用午膳吗?”

接二连三的惊喜,让陈氏都有点受宠若惊了,“自然可以,怎么会不可以!”

然后便欢欢喜喜的吩咐人再多去准备些菜。

若是以后,都能这样和和美美就好了,待父亲回来,他们一家三口定会好好的。

小说《渣夫算计要我命?我转身嫁他小叔》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2日 am12:04
下一篇 2024年2月12日 am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