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衍道尽》弄权小说最新章节,小鹤瑾,小瑾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天衍道尽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弄权

简介:『无系统』『无后宫』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少年鹤瑾为寻父探母,小小年纪便踏上修道之路。身为天帝之后,他战沧澜,踏天渊,诛异族,搅动无边风云。听说你同阶无敌?对不起,我一并斩之。此世终末,祸乱将至。上古魔族?斩了。邪修大能?斩了。老婆?斩……等等,刀快了。面对无尽劫难,鹤瑾淡淡一笑:“我,就是为了应劫而生。”诸君,且听龙吟。

角色:小鹤瑾,小瑾

天衍道尽

《天衍道尽》第1章 小鹤瑾免费阅读

“尤大师,瑾儿就拜托您了!”男人身着一身金色的盔甲,看着妻子怀中的婴儿,眼里满是不舍与温柔,轻轻的亲了一口。

小婴儿睁着纯洁无瑕的眼睛,好奇的看着满眼泪水的母亲和旁边的父亲。

“放心吧,至少,我也要让他安全的长大”,老者一身灰袍,看了看婴儿,又郑重的向鹤云说道,“你们放心的去吧,孩子还太小,以后会理解的”。

男人听罢,就要下跪,老者一把抓住他的手臂,轻轻摇了摇头,“边荒告急,不容耽搁”,说着,便从女人手中接过小婴儿。

鹤云犹豫了一下,朝着老者鞠了一躬,妻子捂着嘴满含泪水的最后看了一眼婴儿,头也不回的和丈夫上马疾驰而去 。

仿佛是被这种氛围感染了,小婴儿 突然嚎啕大哭,双手胡乱地抓着,好像想抓住离开的父母,老者看着怀中躁动的婴儿,叹了口气“今日因,他日果,罢了,咱们回家”。

……

天道历210年。

“以力破法,以气清神,乾坤复逆……”小鹤瑾蹲着马步口中嘟哝着,在这寒冷的冬天小脸冻的通红,但眼神十分坚定。一套做完,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这是师傅教给他的《凝神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自小鹤瑾能走路,明事理时便开始练了。

“不错,有点样子了”,尤正笑眯眯的说道。“那可不,我可是天资……”小鹤瑾正准备自夸一番,突然脸色一变赶紧闭上了嘴,可还是晚了一步,尤正一脚踹在他屁股上,直接把小鹤瑾踹倒在地。

“哎哟疼死了!师傅你每次下手都这么重!”小鹤瑾紧皱眉头眼神可怜的望着尤正,赶紧用手揉揉。

“经不住夸!”尤正瞪着他大声呵斥。

小鹤瑾撅着小嘴,斜睨着尤正,但又无可奈何,师傅这几年一直对他很严格。

山间飘落而下的大雪,像洁白的羽毛一样纷飞着,很快铺满了一座又一座大山,银装素裹。

远远望去,满目皆是雪白。瑟瑟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小鹤瑾的脸上。这时的他,八岁了。

怔怔的望着这片天地的雪景,小鹤瑾的思绪被刺骨的寒风带向了远方。

他常常会想起曾经,可是映入脑海的只有一片空白,他不止一次的向师傅询问自己的身世,可尤正从未回答过他。

望着看向自己欲言又止的小鹤瑾,尤正轻叹,有些事儿,也差不多是时候告诉他了。

“是不是又想父亲母亲了?”尤正用手摸了摸小鹤瑾的脑袋,“走,进屋说”。

“小瑾,你恨自己的父母吗?”师傅认真的问小鹤瑾。

他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尤正点了点头,他从徒弟的眼里,看到了思念二字。

“我们生活的地方,叫道衍大陆,而这里,叫做奇洲,像这样的洲在大陆上共有一千二百多个,地域广袤,有些洲十分富饶,有些却是一片蛮荒之地。”

“可是这和我父母有什么关系呢”小鹤瑾有些不解。

“你先听我说完!”,尤正瞪了一眼小鹤瑾,后者缩了缩脖子,撇了撇嘴。尤正继续说道:

“每个洲都有三个或者最多四个国度,呈三足鼎立之势,我们生活在望月国境内,你父亲是望月国的神威将军,你的母亲陆之兰则是羽明丞相的女儿,说来倒也门当户对”。

“但是在那时,因为濒临其他的大洲,所以有蛮荒野地的异族侵扰,国内政廷形势又暗流涌动,可以说内忧外患。”

“你的父亲不放心把你放在府中,怕你遭遇不测,你的母亲是个有才华,知书达理的人,她要为你外公,也就是羽明丞相分忧”。尤正慢慢地对小鹤瑾说道。

“后来啊,你父亲把你交给我后,就赶赴边荒,再也没有回来。待国内局势稳定后,你的母亲不顾别人反对,亲自去找你的父亲”。

听到这里,小鹤瑾心中一紧,忧伤,难过,担心瞬间出现在脸上,眼中的晶莹若隐若现。

尤正摸了摸徒弟的头,“鹤云是个有勇有谋的人,最终打退了那些蛮夷,他不会有事的,你的母亲一定能找到他”。

“师傅,我想去找我的父母!”小鹤瑾认真的看向尤正。

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呵斥道:“胡闹!你给我老老实实的练《凝神诀》!现在的你出了大山都没法活下去!”

小鹤瑾不说话了,只是握紧了拳头,那个念头在他心里开始生根。

瞥了一眼一言不发的小鹤瑾,尤正像是在自言自语:“想要离开大山有自保的能力,至少也要拓力境”

“师傅,那是什么?”“滚去练功!”

八岁的小鹤瑾,每天要做的事就是练功,那本《凝神诀》是他从小开始练的。

刚开始时的一小会就能让他大气喘不停,现在几年过去了,小鹤瑾已经能轻松驾驭。

“为师教你的《凝神诀》,注重身体的培养,可以为你洗礼坚实的肉身,当然更注重的是精神的锻炼,让你的灵识得以滋养,将来受益无穷,你千万不要懈怠”。这是尤正经常对小鹤瑾说的。

这一天,小鹤瑾练功练到一半,突然感觉身体一阵燥热,全身通红,“我这是怎么了?越来越热了”。

小鹤瑾紧皱眉头,一阵闷哼,豆大的汗珠滴了下来,像是被扔进了熊熊烈火里,“不能是练过度了吧?”说完便失去意识突然倒在了地上,身体四周的积雪飞快的融化着。

正在山间采药的尤正突然一股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他脸色一变,顾不得还没有采完的草药,背着药篓子飞奔离去。

果然,临近居所,他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小鹤瑾,全身火红,周身热气腾腾,尤正愣住了,赶紧盘坐在徒儿身边,眼睛却盯着他火红的胸膛,好像要望穿似的。

尤正眉头紧皱,他看到小鹤瑾的胸膛内,一股金色的血液在焕发蓬勃的生机。它与周围的红色显得格格不入,充满了磅礴的力量。

尤正不可思议的看着小鹤瑾,仔细用手掐量着,忽然想到了什么,喃喃自语:

“天帝血,成道体,古往今来无可敌。想不到啊想不到,老朽有生之年竟能遇上这种血脉体质的人”。

这时的小鹤瑾身躯已慢慢归为正常,胸口的一抹金色也慢慢隐去,“这么看来,定是《凝神诀》的原因”。尤正推断。

尤正把小鹤瑾背到屋里,轻轻放到床上,窗外,大雪纷飞。

“你醒了?”尤正笑眯眯的望着小鹤瑾,可他的笑容在小鹤瑾看来却显得有些诡异。

小鹤瑾打了个寒颤:“师傅,你魔怔了?”

听闻此言的尤正笑眯眯的一巴掌打在小鹤瑾的头上,后者疼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你还记得自己发生了什么吗?”尤正问徒弟。

小鹤瑾使劲揉了揉脑袋,睁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您好像把我打傻了。”

“少贫嘴!没跟你开玩笑!”尤正收起了笑容瞪着小鹤瑾。

“我记得我在练功,可突然就,,就,,全身就烧起来了似的,然后就没印象了。”

尤正稍加思索,便望向徒弟:“小瑾,从明天开始,你和我一起去采药”。

小鹤瑾有些意外,师傅从没带他去过山里看看,哪怕有时他偷偷的溜出去,人还没跑出二里地就被师傅捉了回去。

“好!”

原创文章,作者:弄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upwk.com/xiaoshuo/3223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