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渐沦陷》小说全文在线试读,《韩卿冯斯乾》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逐渐沦陷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韩卿

简介:26岁之前,我是一个顶级骗子,算计过无数男人,每一次都全身而退,毫不留恋
我自诩是最狡猾的猎手,打猎却从不动情,更从不为金钱丧失底线
26岁之后,一个叫冯斯乾的男人,云淡风轻推翻了我所有战绩
这个我生命中最意外、最刺激的猎物,我使尽了浑身解数,也没能攻下他的心
他不是无欲无求的佛,他是欲海沉沦的魔
直到我抽身一刻,他才暴露本色

角色:韩卿冯斯乾

逐渐沦陷

《逐渐沦陷》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猎物

年初我接到一个大活儿,华京集团的老板娘雇佣我勾引她老公,开价60万。

我的职业和“小三劝退师”差不多,对于一些无法劝退的顽固型小三,正室就请我出山扮演小四,钓男人上钩,斗赢了小三再立刻抽身,男人在我手上栽了跟头受了骗,基本都醒悟回归家庭。
也有铁了心离婚的,我会收集他的出轨证据,帮正室在财产分割中争取到最大限度的补偿,以免便宜了外头的野花。

这次找上门的华京集团是江城资产最雄厚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冯斯乾凭借妻子的背景成为商界巨头,这类夫妻一般男人动机不纯,拿婚姻当梯子处心积虑往上爬,吃肥了就恩将仇报,女人再想夺回财产根本玩不过丈夫,连我接这个活儿都没十足的把握,这种男人城府极深而且心狠手辣,算计他搞不好被反杀,最后惹一身骚还捞不到一毛钱。

但冯太太给出的报酬实在吸引我,我决定冒险一次。

关于冯斯乾,她只告诉我两句话。

第一句,他对女人的欲望很淡。
第二句,勾引他,除了下血本,还要碰运气。

入行至今,我一共面谈了三十个雇主,冯太太的开场白最少,听上去难度最高。

我接过她递来的照片,一张专注办公的侧脸,一张运动时的背影,看得出虽然清瘦,衣服包裹下的肌肉量却不低,身材匀称而结实。
冯斯乾的鼻梁高耸,眉骨坚挺,从侧面角度看十分俊朗,脸廓的骨骼棱角分明,介于刚毅和温润之间,分寸感生得恰到好处,确实是一副有魅力的外表,比我接触的所有男人都更胜一筹。

我问冯太太,“是挽回还是离婚?”

“离婚。
”她很干脆,“我至少要他身家的一半。


我不禁蹙眉,华京董事长的一半身家少说有几十亿,国内从没出现过打官司能分走男人几十亿的原配。

冯太太看出我犹豫了,她将一厚捆现金放在桌上,“韩小姐,这是十万定金。
你的手段我有耳闻,你多花点工夫,哄他犯个大错,把柄越致命,我越有胜算。


我没吭声,权衡着自己能否驾驭住。

冯太太叹息,“他和我的婚姻一直是冷暴力,他不仅独吞了一切,还打算甩了我,逼我净身出户,我走投无路,不得不想办法自保。
韩小姐不必害怕自己被曝光,我不准备闹出丑闻,我会私下和他谈判解决。


我有些迟疑,“谈崩了呢。


冯斯乾是什么人物,未必甘心被女人摆一道。

冯太太说,“那只能上法庭了,开庭前我会送你出省躲风头。


我心里更没底了,“万一您丈夫报复我呢?”

“韩小姐。
”冯太太的耐心所剩无几,“不干这行最安全。
既然敢干,难道还化解不了危险吗。


我咬了咬牙把钱塞进手提包,“三个月为期,您要的东西我会双手奉上。


冯太太搅拌着杯里的咖啡,“我欣赏韩小姐的自信,可我有必要提醒你,冯斯乾很可能终结你的自信。
我劝你拉长战线,精密设计,你认为两年怎样?”

两年?我起码搞定五个了,经验表明,不存在我三个月拿不下的猎物。

我斩钉截铁,“我没时间耗在一笔订单上,三个月足够。


冯太太笑了,她拎起旁边的购物袋,“但愿韩小姐有这份本事。


我按照冯太太留下的信息主动联络了冯斯乾,她给我包装了新的身份,名牌大学毕业,没谈过恋爱,底子清白。
高阶层的男人谨慎,出轨也考虑风险值,最爱染指干干净净没有后患的姑娘。

电话接通后,传来男人低沉的喂,音色很有质感。

我问,“是冯先生吗?”

那头的语气无波无澜,“哪位。


我用男人听了会情不自禁心痒的声音向他做自我介绍,“我是您太太聘请的助理,我叫韩卿,今天——”

“认识东风路吗。


冯斯乾直接打断我,我没来得及说完的后半句就这么毫无征兆憋了回去。

我抬起头朝四周辨认方向,“认识,但不熟。


他淡淡嗯,“现在过来。


我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对初次交锋的冯斯乾进行了一番简单评估,雷厉风行,不解风情,生性淡漠,的确不是一个轻易得手的猎物。
我掏出口红,涂了一层又擦掉,只剩下一点水嫩的嫣红。
和特别精明的男人过招,既不要太随意,显得邋遢无趣,更不要太刻意,显得功利性,尺度是最重要的。
我补完妆又喷了香水,拉开车门上车,直奔东风路。

彼时黄昏,天空如同火一样燃烧着,从流荡的人潮再到虚无的大厦,好像没有尽头。
我行驶过高架桥,泊在一家便利店门口,然后降下车窗,视线定格在华京集团的办公大楼。
橘红色的光影里,我看到一个冷冷清清的身影,像极了照片中的背影,淡泊漠然,对喧嚣熙攘的众生无动于衷,他手里拨弄着一个小玩意,隔着繁乱的车海,金属翻盖在他指尖一转,折射出一缕银光。

汽车熄火的一刻,我看清那是一枚打火机。

冯斯乾本人比相片里的气韵更迷人。

一件米白的高领绒衫,领口刚好遮住凸起的喉结,欲盖弥彰的性感。
灰色的毛呢大衣朝两侧撩开,露出笔挺板正的纯黑西裤,他身体的每一寸都散发着成熟的风度,尤其那双眼睛,神秘而幽黑,像最深最静的夜,只刹那的交集,就会被吸进去。

如果世上大部分男人是一杯茶,冯斯乾则是一坛烈酒,更毒也更醉,带一丝野,一丝辣,乍见深沉,细看又惊心动魄,令人失魂。
他不是传统意义的俊美,而是独有的英气,并不惊艳,可相当耐看。
我打过交道的男人中,冯斯乾堪称最有男人味的长相,眉眼藏着一股阴郁,是典型的欲望极大的男人,物欲,权欲,情欲,统统极大。
我猜测,也许他并非对男欢女爱不感兴趣,只是擅于隐蔽自己的虚伪和欲望,包括他的妻子殷怡其实都没有真正看破他。

我突然意识到,可能遇到硬茬子了。

以冯斯乾的地位和条件,投怀送抱的女人肯定不在少数,他对那些情情爱爱的勾当恐怕早已免疫,色眯眯、开口打官腔的男人往往容易上钩,而自制力强、世故型的男人,以冯斯乾为代表的,才是最难啃的骨头。

我深吸一口气,推门下车,快速闯过马路停在他面前,“抱歉冯先生,我来晚了。


冯斯乾面无表情看了我一眼,“不算晚,我也刚到。


我坚持是自己的过错,“在上司后面赶来,就是不可饶恕的失误。


他原本系着袖扣,听到我认错的理由,绕在手腕的食指一顿,随即笑了一声,“你挺有意思。


冯斯乾迈上台阶,一阵风自西向东拂过,吹开他身上的酒味,似乎是刚结束一场应酬返回公司。
我跟着他进入电梯,他背对我按下11层,漫不经心的口吻,“我太太从什么渠道聘用你。


我透过电梯门的投影注视他面容,他感觉到,也望向合拢的两扇门,我们四目相视,冯斯乾给人一种强烈的无所遁形的压迫。

我不慌不忙,“您太太的朋友是我的大学导师,通过他牵线。


他眼眸里漾出笑意,深不见底的笑意,“是吗。


我不露声色转移话题,“冯太太说您很注重事业,忙起来顾不上休息,她才做主替您聘请了我。


冯斯乾站得笔直,他看着不断上升的数字,默不作声。

我在心中对冯斯乾进行了第二轮评估,非常阴,深不可测,他对殷怡安排的人应该带有不小的戒备,我的胜算不足五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逐渐沦陷》

原创文章,作者:韩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upwk.com/xiaoshuo/499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